NBA垃圾话内情:不再是语言攻击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美国网站ESPN记者Tim MacMahon,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文中的数据统计截至到北京时间2022年1月14日)

如今的NBA联盟被认为比前几个时代更加友好,这种转变反映在球员之间垃圾话性质的变化上,或者说球员不再讲垃圾话这一点上。垃圾话大师朝对手吼叫48分钟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但垃圾话的艺术并没有消失。确切地说,垃圾话变得更加隐秘和琐碎,有时甚至不会产生“对话”。但此中高手仍有办法利用垃圾话建立比赛优势。

“凯文-加内特和加里-佩顿式的垃圾话已经很少见了,”波特兰开拓者球员达米安-利拉德说,“垃圾话不再是以前那样的语言攻击。”

巴特勒与英格尔斯:不想因垃圾话被罚款

吉米-巴特勒停止热身直奔中场,犹他爵士的锋卫乔-英格尔斯正站在那儿等他过来。然而,巴特勒的任务却是争取和平。

巴特勒和英格尔斯都是那种聪明、毒舌且争强好胜的球员,他们已经争了很多年。在职业生涯早期,英格尔斯曾因冲撞巴特勒的掩护而引发冲突。当时英格尔斯被干翻在地,时任芝加哥公牛队前锋的巴特勒怒视着他。幸运的是,英格尔斯的队友特雷沃-布克把巴特勒拉走了。

“巴特勒盯着我,像是要痛扁我一顿。”英格尔斯回忆到。他们从未真的动过手,但从那以后每次交手时巴特勒和英格尔斯都要互喷垃圾话,这往往会招来技术犯规和四位数的罚款。

“老兄,淡定一点,”如今已在热火的巴特勒回忆起他在那次赛前协议中对英格尔斯说的话,“我们都在联盟里混了很多年。为了不吃T,还是冷静点。我想省钱,你也想省钱。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犹他前锋立即表示同意。于是双方互相致意,放下了过节也保护了自己的银行账户。

“我的想法是,我同意,因为我也想省点钱。”英格尔斯说,“从那以后,我们处得相当不错。”

巴特勒说:“从此我们一团和气,他是个好人。”

利拉德与特雷-杨用招牌动作代替垃圾话

雷吉-米勒的招牌动作是锁喉,穆托姆博的招牌动作是摇手指。利拉德经常做“利拉德时刻”这一看表动作,但他最有意义的动作是挥手拜拜,这个动作意味深长。

2019年季后赛首轮,开拓者与俄克拉荷马城雷霆的整个系列赛都充满火药味,利拉德与拉塞尔-威斯布鲁克是其中的主角。

“那可能是我一生中垃圾话讲得最多的比赛,我们在比赛中互相辱骂对方,”利拉德说,“双方都是如此。不断有人被劝开。大家都在赛后采访中爆粗口,尽是这样的事。”

那轮系列赛没有持续太久——利拉德终结了比赛。面对保罗-乔治的防守,他在37英尺开外压哨绝杀,砍下自己的第50分。这是本时代最伟大的投篮之一,这一球也将雷霆队送进假期。就在利拉德走出球场时,他突然回头做出挥手拜拜的动作。

“联盟中有人爱说垃圾话,”利拉德说,“但在这个时代,更多的是打手势。”利拉德举了命中三分后看向对方替补席、威斯布鲁克单打得分后哄娃娃以及德拉蒙得-格林打成2+1后秀肌肉的例子。

这些动作偶尔会被用来表示嘲讽,例如在另一次利拉德与乔治的垃圾话对战中。在2020年输给洛杉矶快船队的一场比赛中,利拉德罕见地连续丢掉罚篮,在替补席上穿着休闲服观战的帕特里克-贝弗利模仿起他指表的手势,笑得前俯后仰。比赛最后,贝弗利使劲模仿利拉德挥手拜拜的动作,乔治也加入了其中,他们的嚎叫在终场哨响后还在继续。

“那一刻,我想我一定要反击回去。”利拉德说。他当然记在心中。“我想,我在2014年季后赛把贝弗利打回家,之后又把乔治打回家。也许他们还在记仇。”

对亚特兰大老鹰队球员特雷-杨来说,他的“挥手告别”时刻发生在2021年季后赛期间,地点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球场。

杨天生就爱出风头,在去年春天老鹰与纽约尼克斯的季后赛首轮中,篮球界见识了这一点。就像上一代的米勒一样,杨在麦迪逊广场花园越打越好,在主场球迷的嘲笑声中,这样的表现显得富有创造力和色彩。

杨在投中结束系列赛的关键三分后向人群鞠躬致意,以此作为自己的总结词,或者说总结动作。与利拉德突然想到的挥手告别不同,杨这样形容他的动作。

“我早知道我要怎么做,”杨笑着说,“如果我有机会这样做,我就会利用好这个机会。我在事前就知道我该怎么做。”

“这很好玩,这就是篮球,这就是娱乐。”

垃圾话之王:德雷蒙德-格林与凯文-杜兰特

对于垃圾话,巴特勒称之为“开玩笑”,利拉德的定义是“秀给对手看”。热火前锋PJ-塔克则不认同垃圾话的说法,而认为这种行为是“直来直往”。

但无论球员们怎么定义,德雷蒙德-格林都是联盟里最擅长垃圾话的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显然,这位金州勇士的全明星前锋具备毒舌天赋。他最著名的一句俏皮话是对保罗-皮尔斯说的,在这位名人堂球员的退役之旅上,格林在替补席喊道“你不是科比-布莱恩特,他们没有那么爱你。”

无论是和队友交流,还是游说裁判或和对手说垃圾话,格林总在喋喋不休。有时格林还会放烟雾弹,故意对裁判或队友说一些要让对手听得见的话。

最近,当他的播客《德雷蒙德-格林秀》的一名听众询问谁是联盟垃圾话之王时,格林精神抖擞。“你有机会每周听一次垃圾话之王的节目,”格林说,“我认为联盟中没有人比我更会说垃圾话,我向你保证。”

除了自己,格林还提到他的前队友凯文-杜兰特,称赞这位篮网球星能“成天讲骚话”。

杜兰特的一些骚话发生在比赛中:一个交叉步晃倒对手后,他会脱口而出:“他在酒吧喝醉了!”。另外在进攻时,杜兰特会问:“这是谁?”,然后假装看着防守者的球衣背面。

格林将杜兰特比作名人堂球员拉里-伯德:有机会成为传奇球员的垃圾话大师。

“凯文-杜兰特说话,你怎么答他?‘兄弟你没法运球,你没法出手’之类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格林说,“如果你回应得不够机智,那你就完了。”

有时杜兰特也会被激怒——口角因此演化成对抗。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上赛季东部半决赛,他和当时的密尔沃基雄鹿队前锋PJ-塔克激烈交锋。当杜兰特嘲讽塔克时,塔克与他针锋相对。

“他说我犯规了。”塔克在赛季初说。自塔克在德州打球而杜兰特还是德克萨斯大学长角牛队的新兵时,两人就是朋友。

“我说,‘我是犯规了,那又如何?谁在乎这个?我还要对你犯规!然后再对你犯规!我会一真对你犯规!’你可以看录像,我哪儿也不去,我原地不动,哪儿也不去。”

还有一次著名的来回战是在12月30日,篮网输给乔尔-恩比德率领的费城76人那场球。两位球星对骂后各领一次技术犯规。最终恩比德笑到了最后,并在赛后向杜兰特做出送别动作,这一动作与两周前杜兰特在赢下76人的比赛后所做的动作相同。恩比德曾经自夸为NBA最会挑衅的人,赛后被问及他是否说了什么特别煽动性的话时,杜兰特笑了。

“没有,他没说什么。我觉得我没听到啥,”杜兰特说,“他没说任何越界的话。我们在赛场外互相尊重。我尊重他们队所有球员,他们也一样。我们只是打得不同。”

垃圾话背后的动机

在NBA的垃圾话世界里,不可告人的动机无处不在。球员们不仅想冲击对手的心理,也想影响记分牌。

英格尔斯使用垃圾话作为战术,等待最合适的时机向容易分心的对手施放技能。他指出,自己能在说垃圾话的同时仍然专注于自己的计划,这一点不是所有球员都能做到。

“我认为你可以扰乱某些球员,”英格尔斯说。“他们过于在意对他们说话的人,而不是他们本应该听从的教练。”

他们会中断进攻并试图攻击我,或者试图攻击当时防守他们的人,而不是专注于比赛。很多人都易于陷入这种一对一的战斗。

其他人,例如杨,则把说垃圾话视作个人宣传。扬小时候在当地基督教青年会与成年男子比赛时形成了毒舌的习惯,因为他“认为对手没有以我认为他们应该用的方式尊重我”。作为场上最小但往往也是技术最好的人,杨会不知疲倦地奚落对手。

“如果我做了什么好事,我想让他们知道,”杨说。“我认为这是有竞争力的表现,享受比赛就好了。”

当杨在他的新秀赛季早期表现挣扎时,他意识到自己过于尊重对手了。他认为放松口风能帮助他找回比赛状态。

“我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更像是一个NBA球迷,一个我反对的人的球迷,”杨说,“我想,当我摆脱那种心态,开始做我自己,变得有竞争力并试着说一点垃圾话之后,一切感觉就都回来了。”

还有威斯布鲁克,一些球员说他是联盟中最无情的垃圾话者。他的动机是啥?有球员认为是自我激励。

塔克承认,当他感到没精打采时,偶尔会说些垃圾话来激励自己。当他回忆起在成为休斯顿火箭的队友之前威斯布鲁克会让他有多难受时,他笑了。

“后来我们在一起打球的时,我注意到他每晚都会说点垃圾话让自己兴奋起来,”塔克说,“这与你是谁无关。你只是那个发泄对象。无论你是谁,你做了什么,你就是那个发泄对象,他会冲你说垃圾话。”

“这就是拉塞尔。”

利拉德是威斯布鲁克在球场上的老对手,但他对此有不同看法。“我认为,”利拉德说,“他只是在自言自语。”

(原文:Tim MacMahon)

<div

238
欢迎登入火鹰体育合营伙伴【8866】,领取888红包! 客服QQ:2922856762 立即登入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